法制日报:谨防微信反腐损伤政府公信力

  日前,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县纪委的官方微信“反腐平台”收到一条最新微信告发:一企业在大额招投标中涉嫌违规操作。这也是该县开创微信告发后,收到的第14条告发信。今年3月28日,洞头县在全国低调试水官方微信告发平台,接受社会各界对当局及官员违规违纪、党风党纪、三公消费、当局效能等方面的投诉告发。目前,“洞头纪委告发平台”已运行两个多月。

  微信因更具实时性和互动性,成为眼下炙手可热的立即交流平台。2013年1月15日晚,腾讯微信宣布已达到3亿用户,“微信”软件的影响力和号召力不断加强。

  今年2月,珠海金融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周少强在某高档会所的“工作晚饭”被网友暴光
了现场照片。不到一周时间,相干
微博转载超过20000次,网络媒体报道近1000篇。身兼珠海格力集团党委书记和总裁、市属企业珠海金融投资控股公司总经理多重身份的他又多了一个并不光彩的外号――“学酒哥”。据中国上市公司舆情核心观察,“学酒哥”事件的暴光
发源于微信朋友圈。“防火!防盗!防微信!”网友在此事暴光
之后发出惊呼。

  近年来,我国反腐机构抓住网络带来的机遇,顺势而为、踊跃引导,充分施展网络的侧面效用,实现了反腐与网络的良性互动。有人以为,通过网络反腐,开辟了反腐新渠道,为反腐倡廉工作提供了一个新平台。同时,通过网络这一全新的体式格局举行反腐,拓宽了公众话语权,是国民行使监督权利的一种便捷途径。更有人以为,网络反腐是让国民同等
介入国度办理的有效体式格局,是还政于民的一种体现。所以说,重视网络反腐,等于重视国民的监督权,这种监督,比自上而下的监督力量更重要,比其他告发体式格局更便捷。 

  但我们也要看到,虽然微信即传即回的优点胜于其他网络沟通体式格局,但这并不意味着微信等于一种理想的反腐告发平台。转头看看当年雨后春笋般出现
的政务微博,至今仍在发光发亮的并不多。有的由于长期不更新,成了“僵尸”;有的看似活力实足,却总像是自说自话,离“为民服务”相去甚远;更有甚者,索性封锁评论功能,成了“面子工程”。

  如果微信“反腐平台”也像有些地方当局开设的投诉网站、政务微博和电子信箱等,只是一种摆设,告发信息和提议长期无人回应,群众反映问题不能实时解决,不单起不到统一和公布告发平台的作用,还会让群众对当局工作失望、不信任,不但
公众会遭到羞辱,当局的公信力也将遭到毁伤。 

  所以,微信“反腐平台”要想走得久远,“微”出功效,必须精心运作、规范办理,树立“威信”。要实时与群众就告发内容的治理等情形举行良性互动,实时追踪告发内容,对一经核实的腐败问题严惩不贷,这样才能真正施展微信反腐的作用,使其成为一把新的高悬在各级干部头上的利剑。否则,毕竟也不过“旧酒装新瓶”,变成另一种体式格局主义。(朱海滔)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larss.com